当前位置 : 首页
> 自强风采
母爱如山:不离不弃的呵护,无怨无悔的坚守

  

 图为李忠玲一家

  

图为李忠玲喂大儿子杜元山吃饭

  

图为李忠玲用热毛巾给二儿子杜元泊擦脸

  

图为杜衍春在世时为儿子们亲手制作的“上炕台阶”。

  沾化区滨海镇西河塄村70岁的村民李忠玲,本应在晚年和其他普通老人一样享受天伦之乐,但她却为照顾三个残疾儿子每日起早贪黑。虽然李忠玲有过抱怨,有过挣扎,但是为了3个患病的残疾儿子,她从未放弃。她常说:“只要我没有倒下,他们就有希望,为了他们,我也要坚强的活下去”带着这种信念,她照顾三个患有先天性肌肉萎缩症的儿子40余年。

  ——舐犊情深,四十余年悉心照料

  1970年儿子杜元山的到来给李忠玲并不富裕的家庭带来了欢声笑语,可是好景不长,6岁那年一场噩梦降临到这个家庭。儿子杜元山走路时忽然跌倒,浑身无力,到医院一查是先天性的肌肉萎缩症,以后的病情会逐年加重,生活不能自理,常年需要有人照顾。1975年、1976年、1979年,李忠玲的女儿和二儿子杜元泊、小儿子杜元汉先后降临人世,三个儿子患上了相同的疾病,使这个贫困的家庭雪上加霜,好在女儿身体正常,让李忠玲夫妇感到一些欣慰。

  “他们刚得病那会,我时常在想,我为什么这么命苦,生了三个儿子都得了这样的病,看着他们忍受病痛的折磨,我这个当妈的心在滴血啊”说起几个儿子刚得病时的情景,李忠玲忍不住又抹了几把眼泪,当时她不知道哭了多少次,流了多少泪,可是她没有放弃。将家里所有积蓄和值钱财产变卖所得以及找亲戚朋友借来的钱凑到一块,李忠玲和丈夫杜衍春先后带儿子跑遍了河北、天津、上海、北京等各大医院,一次次的满怀希望而去,一次次的深受打击而归。不是血型问题,而是基因问题,治不好,这辈子就这样了,这句结论给李忠玲的三个儿子的病定了性。“也有人劝我要放弃他们,好好照顾健康的女儿就行了,可是,他们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啊,我都不想要他们了,他们怎么活啊,我得照顾他们一辈子!”

  “刚开始情况还好一些,他们能够自己走路,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的病情越来越严重,老大老二现在并发症也开始显现出来了,内脏也开始萎缩,胸闷、气短时常出现,只能常年卧床,每年光他们的医药费就接近2万元。老三现在情况还好一些,靠着拐杖和小板凳,还能动弹动弹。”四十多年来,李忠玲没有睡过一个囫囵觉,晚上十一点多睡,早晨五点半就起,中间还要起两三次给儿子端屎端尿、盖被子,春去冬来一万多个夜晚,她都是这样度过的。

  “每逢集市,她就骑着脚蹬三轮车去离家8里地远的大集上买菜,这么些年风雨无阻,没办法啊,要不然三个孩子就吃不上饭,就得饿着,她也真是不容易啊!”李忠玲的邻居王大妈说。因为生病,几个孩子的脾气也有些不好,但是李忠玲从未因此对三个生病的孩子说过一句重话,她总是耐心的给三个患病的儿子做饭、洗衣、喂饭……。

  ——鼎力相助,四面八方伸出援手

  “其实,现在想想我也挺知足了,虽然孩子们都有病,但是乡里乡亲的也都挺照顾我们孤儿寡母的,尤其是上面政府,还给我们办理了低保,真是太感谢了。”李忠玲感激的说道。

  为了照顾李忠玲一家,镇民政所为其一家办理了低保,每人每月172元,镇残联也为其申请了每人每月50元的重度低保救助金。区委、区政府以及区残联的领导也曾多次到李忠玲家中看望、慰问。对于李忠玲一家的困难,西河楞村的负责人看在眼里也记在心里,村“两委”将闲置的60亩荒地无偿承包给李忠玲一家,其中转包赚取的差额全部归李忠玲一家所有,村“两委”分文不取,并且免除了李忠玲一家所有的集资项目,保留了其一家享受村民待遇的权利。“除了这些,每逢过年过节各级政府也忘不了我们,米、面、油,过年的时候我们家都是第一份,还有救助金,也多亏了政府,我们一家子才能像现在这样啊。”

  有的时候李忠玲出去买东西,留下儿子在家,遇到下雨,儿子们在门口着急,却又不能动,就喊路边的人或者邻居让他们帮忙收衣服。“谁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她照顾几个孩子已经够苦的了,就靠那几亩薄田和补助金,基本上也就是够孩子们吃药和吃饭的,都这么大年纪了也不容易,我们乡里乡亲的能帮衬一把算一把。”西河塄村村民李大娘说道。

  李忠玲还有一个女儿杜元兰,婚嫁本村,在家排行老二,她是四个孩子中唯一一个没有患病的,家庭也不富裕。5年前,大哥并发症开始出现时,杜元兰为了让他们不再呆在阴冷潮湿的土坯危房里,东奔西走、七拼八凑借了钱盖起了几间瓦房,将母亲、大哥和两个弟弟接进了新房子里,而她和丈夫孩子至今还住在破旧低矮的土坯房里。“俺娘一直都没有放弃他们,我这个做姊妹的就更得多尽些心了,我身体好,不用住那么好的房子,哥哥弟弟们住在那我也放心。现在我除了种地,还养了一鞭羊,慢慢的,我就能把借的那些钱还上了。”提起照顾家人,还上钱,杜元兰眼里闪过亮光。

  ——爱需延续,祈盼未来路上不孤独

  随着年龄的增长,李忠玲的身体也是一天不如一天,尤其是2006年丈夫杜衍春的去世,家庭的重担更是全都压在了她一个人身上。

  如今李忠玲已年近七旬,最小的儿子也已经36岁,她的身体也远没有年轻时的硬朗。据她自己介绍,由于长期用凉水洗衣服,双手指关节都变了形,一到下雨阴天就疼痛难忍。尤其是现在年龄大了,力气也大不如以前,大儿子、二儿子都躺在床上不能动弹,给他们翻个身按摩按摩就常常累的满头大汗。“现在老了,身体也不好,不给他们翻身又怕他们生褥疮,冬天还好,要是夏天的话,更得频繁的给他们收拾。”李忠玲说着又偷偷抹了抹眼泪。

  除了必要的外出,李忠玲没有离开儿子们半步。四十余年来,她头上的黑发已渐渐变成白发,毕竟她年事已高,不能永远照顾儿子,一想到这,她忍不住流下了眼泪。“如果我走了,谁来照顾他们?”李忠玲说,“有时真希望他们得场疾病走在我前头,这样我就没有什么眷恋了。”现在残疾儿子以后的生活问题成了她最大的一块心病,每天闲下来时,她就想这些问题,眼泪不知流了多少次,李忠玲说道:“万一我哪天真生个疾病走了,他们三个怎么办啊,虽然现在有低保能吃上饭,我闺女也常回来照顾他们,可是她毕竟有自己的家庭啊,不能时时刻刻看着他们。年龄越来越大,他们的并发症也就越来越厉害,不能下地不能动弹,该怎么办啊?”

  三个相继患病的残疾儿子,日益加重的病情,常年的卧床不起,李忠玲愁白了头,累弯了腰,但再苦再累她都没有放弃。从1976年大儿子杜元山患病起,她几十年如一日守护在儿子床前,演绎着一位母亲最普通却又最伟大的真挚母爱。都说父爱如山,是整个家庭的脊梁,但在李忠玲身上我们更是看到了不离不弃的呵护与四十年如一日的坚守。她撑起了整个家庭,她抚育着三个病儿,她的这种默默无声,悉心坚守,更值得我们歌颂与敬畏,母爱也如山,李忠玲就是这样一位顶天立地的伟大母亲!

  在这里,我们真诚的祝福李忠玲老人幸福健康,也祈望社会各界能够有更多的力量加入,共同托起这个苦难家庭的明天!

  

 

  

  罗云庄  罗敬娜 王荣花

信息来源:滨州市残疾人联合会
打印 关闭
上一篇:
版权所有:滨州市残联
鲁ICP备06027177号
联系电话:0633-8783498
邮箱:rzsclxx@tom.com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